我从精神卫生专业工作者身上所学到的

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从那些精神卫生专业工作者身上学到了很多。这些经验在编写ICD-11精神及行为障碍的章节以及在发展全球临床实践网络的过程中提供了很多帮助,并将在我们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发挥指导作用。

我在这里列出最重要的三个方面:

  1. 临床专业特长是真实存在的。 临床工作者以及他们的意见是编写ICD-11中精神及行为障碍障碍分类标准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部分人认为科学应该是这个分类标准的基础,因此质疑临床工作者能否真正对标准的讨论提出建设性意见。还有一部分人认为我们在将ICD-11中精神及行为障碍分类标准的编写过程变成了一场“人气”的比拼,完全依赖在临床工作者中受欢迎的程度来决定分类及诊断标准。实际上, ICD-11工作小组在关于编写ICD-11指南的提案中一直非常重视已有的科学证据的作用。认为科学和实践是对立的两方面的观点是错误的。

    我们并没有把自己局限于对已有证据进行进一步审核的传统方法,而是提出了新的强效的研究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是强调临床应用并把ICD-11是否可以被临床工作者准确而简单的用于临床实践当做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来看待。这一研究计划已经提供了重要的发现。正如ICD-11精神及行为障碍国际专家组所指出的:“只有当疾病的发现、确诊以及治疗方法选择所依赖的标准是一个精确、有效并且对临床实用的标准时,病人才有可能得到最适当的精神卫生服务。”如果临床工作者认为ICD-11不具有临床实用性,不值得他们花时间去学习掌握,他们将不会在临床工作中坚持使用这一标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所有收集到的关于病人就诊情况的信息将是不可靠的,不足以作为国家或全球性医疗政策的制定以及医疗资源的分配的依据。

  2. 临床工作者同样重视科学。 数以千计的临床工作者已经通过全球临床实践网络直接对ICD-11的现场试验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些全球临床实践网络的成员理解ICD-11将对他们的工作及生活造成重大影响,愿意花费他们的时间及精力使新标准更加完善。他们对于有机会参与到我们的研究中的热烈反应超出了我的想象。[Paragraph] 这一现象使我进一步意识到全球临床实践网络设计还关系到一个更大的问题。我们大多数人是按照科学家-临床医生的模式进行培养的,这一模式难以应用于日常生活中。多数精神卫生专业工作者所生活的环境缺乏足够的精神卫生服务, 他们每天被难以应付的临床工作所淹没,很少有适合的机会直接参与一些有意义的研究工作。全球临床实践网络为这些人员提供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参与到一些既超出他们日常接触的范围而结果又和他们的日常工作息息相关的研究中的模式。对于这一点,我们已经注意到对于参与全球临床实践网络的研究活动积极性最高的成员往往是那些工作在中低收入国家的临床工作者。
  3. 临床工作者希望提供好的服务。 多数人选择成为一个精神卫生专业工作者是因为他们希望可以帮助他人。他们的工作通常是非常困难的,有时甚至是令人心碎的,并可能对他们的个人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他们通常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做到最好。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 通过编写ICD-11以及今后的一些其他工作,我们计划将全球临床实践网络发展成为一个不断完善的活跃的网络平台,为网络成员提供与诊断和临床实践相关的工具、学习机会以及其他资源。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医疗保健专业工作者的权威性和尊严不断遭到各方面的质疑。我们相信全球临床实践网络可以帮助我们重拾我们的权威和尊严。而临床应用效果将继续作为对我们的努力成效进行评估的试金石, 正如其在我们编写ICD-11精神及行为障碍相关内容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所以,我们希望您能够从全球临床实践网络里得到有益的帮助,并告诉我们您认为的不足之处。这个网络平台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够回馈包括您在内的网络成员。我们拥有一个由遍布全世界的敬业的合作者组成的令人羡慕的团队,我们很荣幸您能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我们将不断前行。